當前位置 : 懷寧新聞網風采人物

情注黃梅終不悔 青松不老曲常新

  本網訊 為黃梅戲作曲60多年,共寫了104本曲目,其中41本大戲、63本中小戲,其中多部戲曲獲國家、省、市級大獎。提及自己鐘愛一生的戲曲創作事業,今年77歲的懷寧縣黃梅戲作曲家何晨亮坦言:“寫戲的時候我最踏實。不要說你寫了多少戲,而要看你留下了多少戲,更要看觀眾記住了多少戲!

  家境貧寒,13歲考進縣黃梅戲劇團

  何晨亮出生在懷寧縣江鎮鎮上豐村,自幼家境十分貧寒,6歲時父親因病去世,到了7歲上學的年齡,卻因一學期9毛錢的學費而一家人發愁。了解到何晨亮家境后,學校特批為他減免了學費。何晨亮從小就很懂事,每天放學后,他就放下書包幫媽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由于學習認真,每到期末考試在班上成績總是名列前茅。

  從小何晨亮就喜歡音樂,他經常在親房會拉二胡的哥哥身邊,一邊看一邊比劃著,慢慢地“走上了路”。在學校里,他看見老師拉二胡也不失時機地“試”一下,老師見他在音樂上有天賦,也樂于指點。由于沒錢買二胡,何晨亮就地取材自己“制作”了一把土二胡,就是這把充滿“泥土芬芳”的土二胡伴隨著他在音樂的海洋里追波逐浪,以致與音樂結緣,走上了戲曲夢想之路。

  小學畢業后,家里再無錢供何晨亮上學,只得輟學在家。1958年,懷寧縣黃梅戲劇團招考學員,13歲的何晨亮初生牛犢不怕虎,報名參加招考,并順利考進了懷寧縣黃梅戲劇團,分配到表演專業。由于他酷愛音樂,在練功、吊嗓間隙,也忘不了到樂隊里摸摸二胡,打打板鼓,過過音樂癮。

  1960年,何晨亮隨團到武漢演出,當時劇團在輪船上有一場演出活動,不巧的是,拉主胡的老師突然病了。正在團長為一時找不到替手而急得團團轉時,何晨亮毛遂自薦,一本正經地坐在主胡的位置上,沒想到,他居然將這本兩個多小時的大戲主胡從頭到尾拉下來了,而且拉得非常成功。領導看他天資聰慧,正式批準他改行到劇團樂隊,任專職琴師。

  專心鉆研,從“門外漢”到黃梅戲作曲家

  人們常說:戲以曲傳?梢,在戲曲藝術的傳承中,戲曲音樂傳承極為重要。1960年代的懷寧縣劇團沒有人會作曲,所有的戲都是導演定唱腔;沒有曲譜,演員在演出時,容易荒腔走板;伴奏人員也是經!按辈恢{,動琴軸,調千斤,手忙腳亂,這在一定程度上勢必影響演出效果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戲劇的繁榮,為劇目譜曲已勢在必行,劇團領導又將這項重任交給了何晨亮。

  戲劇作曲,談何容易。有人說寫劇本難,其實作曲更難。初次創作,厚厚的一堆初稿付之一炬。稿子成灰,何晨亮卻沒有灰心,文化水平低,但可以學。他一面堅持學文化,一面學專業知識,既向書本學,也向同行學,請良師益友點撥。每天都要把學來的知識仔細推敲、琢磨,從中尋找靈感,并作好日記,學到興奮處,趣味橫生,不覺天明。為了學到更多的專業知識,何晨亮在每月僅有的12元工資中,硬是從牙縫里省出15元報考上海新聲音樂學院函授學習作曲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許多那方塊漢字一個一個地裝進心里并活了起來。那些七字句,十字句的唱詞,在腦子里也漸漸地形成了旋律。他將這些旋律一一記下來,并反反復復的哼著唱著,再不舍得將它化為灰燼了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勤學苦練,不久,他的處女作《王漢喜借年》出臺亮相了,伴奏人員面前多了一本厚厚的曲譜。團里的老藝人樂了:“晨亮這伢子真有出息,他可以在紙上唱了!焙纬苛吝@個無名小卒,在黃梅戲音樂天地開始邁出了堅實的一步。

  良好的開端,為何晨亮打開了音樂創作的大門,他開始一發不可收,先后為《山花爛漫》《蘆蕩火種》《稻香千里》《掌權以后》《李離伏劍》《先堵那個洞》《珍珠湖畔》《倆夫妻》等60個大小劇本作曲,其中大多參加省市匯演!墩渲楹稀贰秱z夫妻》曲譜還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單行本,《李離伏劍》由安徽省廣播電臺全劇錄音,部分唱腔入選《黃梅戲影視優秀唱腔選》,《楊月樓》參加安慶地區首屆戲劇節調演時,音樂設計被評為一等獎。這些劇目經過何晨亮不斷地實踐探索和精心打磨,均拿捏得極為妥當;特別是唱腔設計方面,通過靈活自如地調動氣息,使得每一段唱腔音樂高低有致,抑揚頓挫,字正腔圓,將人物激烈的表演流露出了強烈的情感,演員在舞臺上也綻放出無限的魅力?梢哉f,這些優秀的劇目,為懷寧縣黃梅戲的發展和傳承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,每一本劇目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,猶如給人注入了一股樸素淡泊的清泉。觀眾的心靈總是被這些充滿正能量的劇目而久久地震撼著,那些蕩氣回腸的故事情節,那些溫婉流暢的樂曲節奏,感人肺腑、催人淚下,觀眾們紛紛發出感嘆:每一本戲都是一道美味佳肴,看后唇齒留香?伤麄冇帜睦镏,這其中,傾注了何晨亮太多的心血和汗水。

  好聽的唱腔朗朗上口、經久流傳,成為劇目傳承于世的根本。一個劇目能否留得住,唱腔設計舉足輕重。何晨亮對王兆乾、時白林等前輩藝術家推崇備至,決不放過任何一個學習機會。他如饑似渴,經常遠道登門求教。同時虛心向傳統聲腔的“活字典”劇團里的老藝人學習,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,依據地域文化,風土人情,語言聲腔等方面的特點進行大膽改革創新,使之整臺音樂達到深厚質樸,流暢優美,和諧協調而渾然一體。1980年年底,文化部和安徽省文化廳的有關領導看過懷寧縣黃梅戲劇團演出以后,一致夸贊該團音樂設計好,黃梅戲味道濃。在座談會上,黃梅戲作曲家時白林先生感慨地說:“看了懷寧劇團演出的黃梅戲《李離伏劍》,何晨亮的曲子整體作得不錯,很有地方特色,特別是男唱腔更為突出,為黃梅戲的傳承和發展添色不少!

  盡管何晨亮年事已高,但他始終以飽滿的熱情,投入創作,繼續發揚光和熱,其創作也日漸純熟,由他作曲的《孔繁森〉等劇目幾乎唱遍了大江南北、村村鎮鎮,全國幾十家國營劇團紛紛搬演,僅懷寧縣黃梅戲劇團在全國各地演了400多場;黃梅戲《鄧石如傳奇》還拍了舞臺電視劇,并榮獲安徽省“五個一工程獎”。何晨亮始終秉承一個信念,要寫對得起自己、對得起觀眾的戲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觀眾能喜歡他寫的唱腔。既保有謙卑之心,又具有達觀高遠的胸懷,虛心如竹,無畏風雨,這也成就了何晨亮大寫的藝術人生。

  堅守匠心,保護傳承弘揚“懷腔”

  “早在元、明時期,每逢春種秋收之時,懷寧農民習慣唱山歌小調來歌頌豐收的場景,這種優美抒情的山歌小調,時稱‘懷寧調’。大約從清乾隆到道光年間,‘懷寧調’廣泛吸收山歌、秧歌、茶歌、采茶調、花鼓調、鳳陽歌、青陽腔、徽調等藝術精華,并與連廂、高蹺、旱船等民間藝術有機融合,在懷寧縣逐漸形成了別具一格的‘懷腔’,并孕育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獨立劇種——黃梅戲。清朝中晚期,石牌戲曲藝人程福香成立懷寧縣首家戲曲班社,演員以唱‘懷腔’為主,此班社歷時百余年而不衰,在黃梅戲的早期發展中占有重要一席……”談起黃梅戲的起源,何晨亮如數家珍。他說,戲劇界公認懷寧的石牌地區為黃梅戲的發源地,“懷腔”為黃梅戲的正宗腔系,黃梅戲念白一律以安慶方言為標準。2008年11月,懷寧縣被國家文化部正式命名為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(黃梅戲)之鄉”。

  前些年,何晨亮先后為16本黃梅傳統小戲進行了唱腔整理,這16本小戲作為黃梅戲的經典劇目刻制成光盤向全國發行。之后,他又為《李離伏劍》作曲,該劇參加中國(安慶)第七屆黃梅戲藝術節。還沒等他松一口氣,緊接著,懷寧縣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,挖掘整理傳統懷腔曲調。何晨亮從小進劇團學藝,接觸了許多懷腔老藝人,他是有心人,當時就記下了懷腔各種“調子”,懷腔已經深入骨髓。他還長期浸潤戲鄉石牌,不斷探索研究懷腔的起源和發展。雖然過去了幾十年,但懷腔的各種“調子”已經刻在他的腦海里,只要發出指令,就能立即被“打印”出來,懷腔的所有唱法可以脫口而出。

  2016年9月19日,安慶市黃梅戲和地方稀有劇種小戲展演活動在人民劇院舉行,懷腔作為安慶市地方稀有劇種首次亮相市級展演舞臺,社會反響強烈。有位70多歲劉奶奶說:“這個‘懷腔’真好聽,還是我五六歲的時候看過,今天的這個唱、白和那時候一模一樣,黃梅戲以前就是這么唱的……”近年來,為挖掘、保護、傳承地方戲曲,振興地方戲曲文化,2015年4月,懷寧縣成立“懷腔黃梅戲研究會”,何晨亮任副會長,他主動作為,組織復排懷腔大小劇目20多本,舉辦懷腔大型專場演出5場。

  雖然已是古稀之年,且患有高血壓等多種慢性病,但為了使“懷腔”材料更加詳實完整,何晨亮經常深入農村考察,采訪民間老藝人,收集整理了“道腔譜例”“懷腔譜例”“黃梅戲源頭探討譜例”并親手撰寫了《中國懷腔音樂集成》等。創作了以懷腔為主的大聯唱,主持排練了《懷腔專場》,得到了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、駐會副主席季國平的肯定,眾多業界專家也對何晨亮給予很高的評價,觀眾更是好評如潮。

  心系黃梅,身在異鄉傳播戲曲藝術

  2006年,何晨亮退休了,恰逢他的小孫子出生,他和老伴搬到三峽宜昌市定居帶孫子。茫茫人海,人生地不熟,看不到黃梅戲,聽不到黃梅音,雖然享受天倫之樂,但總感覺生活還缺少一種“味道”。

  有一天,何晨亮在江邊散步,突然聽到非常熟悉的音樂聲,“對,就是這個味道!彼坪跻幌伦幽贻p了二十歲,快步走了過去,看到人群中間站著一個40多歲的女人,在一把二胡的伴奏下正唱著《牛郎織女》唱段“架上累累懸瓜果!焙纬苛两K于找到知音,第二天早上,他帶著高胡來到江邊,坐下來調調弦,突然,悠長純厚的黃梅戲旋律在廣場上響起。一小會,廣場上所有的聲音都沒有了,打牌的、下棋的、唱歌的、跳舞的、閑逛的,當然還有那些唱黃梅戲的人們循聲望著這邊,他們先是呆呆地站著,然后如同聽了口令,不約而同地這邊圍了過來,圍了一圈又一圈。一個小時過去了,何晨亮動情地拉著弦兒,一段曲兒完了,觀眾終于醒悟過來,頓時鼓掌雷動。原來,宜昌的群眾也非常喜愛黃梅戲,非常懂黃梅戲,在和何晨亮交談后,得知這個拉二胡的原來就是黃梅戲音樂作曲家。從此,他無論到什么地方都是前呼后擁的,一傳十、十傳百,許多市民都知道"市里"來了一位黃梅戲專家。于是,到江邊廣場來遛彎的市民明顯地增加了,何晨亮就幾乎天天到廣場免費召開“黃梅戲演奏會”。

  宜昌市峽江藝術團了解后,邀請何晨亮擔任該團指揮。這一下,何晨亮終于找到了“組織”,他在藝術團盡職盡責發揮其專長,將藝術團的整體藝術水平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。不僅如此,何晨亮根據藝術團的需要,發揮創作專長,以黃梅戲《打豬草》“對花”為基調,創作出民樂曲《對花》,令宜昌市民眼前一亮。他們口口相傳,將何晨亮的知名度又上升到一個高度。于是,宜昌市民樂團又邀請何晨亮擔任該團高胡領奏。2014年,宜昌市老干部藝術團聘請何晨亮擔任音樂指揮,在這里,何晨亮將《對花》重新整理演出。

  腳下滴落多少汗水,頭上就注滿多少光環。何晨亮先后入選為安徽音樂家協會會員、安徽省戲曲音樂學會會員、安徽省民族弓弦樂委員會理事、安慶市戲劇家協會會員、安慶市舞蹈家協會理事、懷寧縣音協副主席、懷寧縣黃梅戲劇團藝委會主任,并被評為安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(黃梅戲)市級代表性傳承人。同時,他還先后參與編輯《中國黃梅戲唱腔集萃》《中國黃梅戲代表唱腔全集》《黃梅戲起源》等文獻。2019年7月,由何晨亮作曲、懷寧縣黃梅戲劇團演出的黃梅戲《清水河畔》光榮入選中國戲劇家協會主辦的首屆“黃河情”全國小戲小品交流演出季活動,受到專家和觀眾一致好評。

  情注黃梅終不悔,青松不老曲常新。在人生的舞臺,彈指一揮間,60多年的戲曲舞臺,卻寫滿了何晨亮對藝術孜孜不倦的追求,每一場演出都印記了他的藝術足跡,每一寸舞臺都灑滿了他勤勞的汗水,每一張獎牌無不滲透著他的智慧和傾注的心血。在黃梅戲藝術道路上,何晨亮勇往直前,越走越寬,藝術之樹長青。(全媒體記者 檀志揚)

返回頂部 欧美老妇精品另类㊣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㊣宅男噜噜噜66网站高清㊣少妇挑战三个黑人惨叫4p国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