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 懷寧新聞網鄉鎮聯播

讓豐碑永駐人心

  本網訊 月山鎮高度重視紅色文化資源保護利用,充分發揮烈士紀念設施的紅色教育作用,有力、有序、有效地推進烈士紀念設施修繕和保護,進一步激活紅色記憶,延續紅色精神,綻放時代光芒。

  讓豐碑永駐人心

  安徽第一個為革命捐軀的共產黨員——楊兆成

  近日,月山鎮廣村村,施工人員正在對楊兆成革命烈士墓進行修繕!盀榱吮Wo紅色資源,傳承紅色基因。我們著手對楊兆成墓園進行修擴建,于3月下旬完成方案設計,四月初完成工程招投標,擴建后的楊兆成墓園占地700平方米,在原址的基礎上擴建了烈士生平介紹背景墻和紀念廣場!痹律芥傌撠熑嗽诂F場介紹說。

  楊兆成,原名楊自濤,化名楊昭,月山鎮廣村村人,1902年出生。作為中共安慶特別支部書記,他曾冒著生命危險,積極宣傳革命思想,組織領導革命活動,在不幸被捕之后,堅貞不屈,從容就義,年僅24歲,成為安徽第一個為革命捐軀的共產黨員。

  1925年,楊兆成先后擔任共青團安慶特支書記和共青團安慶地委書記。1926年1月,任中共安慶特支書記;1926年5月,中共安徽地委成立,楊兆成擔任地委委員。1926年夏,楊兆成從省立一師畢業,被聘用為該校附屬小學教務主任。為策應北伐,楊兆成留在學校,借機開展兵運工作。1926年8月25日,因為在開展革命活動時不幸被反動軍警覺察,楊兆成在安慶被捕,隨后被轉押蚌埠。楊兆成被捕以后,堅貞不屈,守口如瓶,至死不渝。最后,反動軍閥發現楊兆成沒有任何“利用價值”,就慘無人道地殺害了他,兇殘地割下了他的頭顱“出師祭旗”。1927年,中共安徽省臨委發表文章紀念楊兆成,盛贊他為“青年工作的指導員”,并發出了“踏著兆成同志的血跡向前殺去”的號召。楊兆成被軍閥殺害后,他的三個叔叔到蚌埠收殮尸骨,讓他在家鄉的土地上安息。解放后,為紀念楊兆成烈士,中共懷寧縣委、縣政府將烈士墓修葺一新,立上了墓碑和生平簡介。

  新四軍浴血抗日——鐵鋪嶺戰斗遺址

  在月山鎮學田村境內G206國道南側現場看到,修繕一新的新四軍鐵鋪嶺戰斗遺址紀念碑更顯得莊嚴肅穆,碑身和周邊護欄在原先石米料的基礎上,覆蓋了大理石,還增加了展示烈士事跡的石刻碑文,周圍重新種植了綠化樹木。

  “我們將新四軍戰斗遺址作為兩個方面來打造,一是在立碑處完善戰斗經過、新四軍軍歌等元素;二是利用周邊外墻,打造愛國文化墻和強軍文化墻,進一步提升愛國主義教育功能。同時繼續深入挖掘紅色資源,做好文物史料收集、整理,多渠道籌措資金,做好修繕保護工作,讓更多的革命故事得以保存流傳,更好傳承革命精神!痹律芥偽幕菊鹃L李心正說。

  據史料記載,鐵鋪嶺位于月山北面1公里處,兩側是南北走向連綿起伏的群山,合安公路在兩山間峽谷穿行而過,地形險要,易于隱蔽。經過周密偵查和群眾報告,新四軍四支隊了解到戰斗區域周邊敵情:當時安慶至高河埠一線駐守的日軍有1200多人,這些日軍經常派出小部隊四處騷擾,氣焰囂張。加之漢奸活動猖獗,群眾于無奈中插白旗于家門以示“順服”,心里都迫切盼望自己的隊伍給日軍以狠狠打擊。為激發人民群眾的抗日熱情,新四軍四支隊七團三營經過研究,選定鐵鋪嶺為作戰地點,在此狠狠地打擊敵人。

  1938年10月17日拂曉前,部隊經過戰前準備,向獅子嶺、張家山一帶運動并迅速部署展開,“戰斗編為兩個排,一個警戒班,兩個便衣班。警戒班配備在大排山,封月山來路監視警戒。大排山與蟹子崗后一里多路布置兩個排,排與排間隔距離約七百五十多米遠。一個便衣班埋伏在路旁,另一個便衣班則埋伏于村子圍墻前面,兩班相距約六、七十米遠。蟹子崗山頂配置了望哨。規定的信號:鳴一槍表示可以打;揮動白手巾表示不打,并迅速撤退。指揮所設在蟹子崗!

  上午9時,由安慶駛來日軍汽車200余輛,埋伏在大排山的警戒班緊急揮動白手巾,便衣班即撤回,伏于山腳田埂下。敵車相繼而來,由崗子嶺停下直至范家灣。部分日軍下車,將稻草做成的十多個假人,安置在鄧家凹,在我伏擊區偵探,與我埋伏田埂的便衣班相隔僅十多米,以后便隨敵車撤離。約經半小時,敵一輛軍車開過來,乘我軍不備,疾馳而過。又等了一個半小時,從安慶方向駛來3輛日軍軍車,第一輛開到距我便衣班約10米時,指揮所發射一槍,便衣班便猛擲手榴彈,炸壞了車輪,敵車翻倒在路左旁的水溝里。翻倒車內的敵人掙扎起來,爬出水溝。同時第二輛軍車停下,蜂擁而下的敵人與從水溝爬起的敵人共20余人,竄至陳家老屋,負隅頑抗。日第三輛軍車遭我右翼排阻擊,便調頭南逃。我蟹子崗之排及路旁之便衣班,則迅速迂回到陳家老屋敵人背后,經過半小時激烈戰斗,在中午12時將這股日軍全部殲滅,并迅速撤出陣地回張家山集結。20分鐘后,日軍出動5輛裝甲車占領大排山,無目標地打了一百多發炮彈,悻悻而回。這次戰斗,新四軍擊斃日軍分隊長1名,士兵28名;繳獲步槍28支,手槍1支和其他一批軍用物質。在這次伏擊戰中,新四軍犧牲4人,受傷1人。

  鐵鋪嶺伏擊戰,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四軍挺進到懷寧地區后的首次戰斗,且首戰告捷,這大提振了懷寧民眾的抗戰士氣,有力鼓舞了懷寧民眾的抗日斗志,也沉重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。鐵鋪嶺伏擊戰后,新四軍在懷寧人民中贏得了崇高威望和廣泛支持,廣大青年農民和知識分子踴躍參加人民軍隊。

  忠骨埋葬于他鄉——渡江戰役無名烈士墓

  在月山鎮月山社區黃祠村民組內,有一座埋葬著兩位渡江戰役犧牲的烈士墓。從當地群眾口中得知,原來這兩名無名烈士墓中的烈士,其中一位是安慶桐城人,另一位大概也是安慶周邊的人氏,他們犧牲的時候,被運往月山鎮醫療站進行救治,后來犧牲后就近掩埋在此,解放初期只有一塊木板寫著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八個大字,后經懷寧縣委同意立碑,由于沒有相關的具體資料,所以沿用無名烈士墓這一稱呼,墓碑上沒有籍貫、沒有姓名。

  渡江戰役也稱寧滬杭戰役,是解放戰爭時期,中國人民解放軍強渡長江的戰役。安慶,作為渡江戰役的主戰場,是解放軍千里戰線上強渡長江的重要地段。安慶地處長江中下游,上至宿松縣的老洲頭,下至樅陽縣的老洲,有二百多公里的江岸線,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江的重要地段之一。

  在戰斗中,還有很多的烈士,他們的名字并不為人知曉。他們為了祖國的解放與和平,四處征戰,獻出鮮血和生命,埋葬忠骨于他鄉,卻因種種原因,未能留下一個名字。他們的墓碑上,或許只有一個五角星,或許只有“無名烈士”四個字。但我們知道,“你的名字無人知曉,你的功勛與世長存”。

  渡江戰役期間安慶人民在“打過長江去,解放全中國”口號的鼓舞下,奮勇投入支前運動,出色地完成了各項支前任務。為百萬雄師橫跨長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安慶人民支援大軍過江的準備工作開始于1948年。根據1949年7月皖北安慶專署的不完全統計,安慶地區八縣共組織常備民力:擔架3220付,小車268輛,挑子13421付,人數49160人,用工2610501個。組織短備(臨時)民力:擔架6926付,小車1468輛,挑子73667付,人數39443人,用工92693個。(全媒體記者 檀志揚 通訊員 倪興)

返回頂部 亚洲V欧洲V国产V综合V_亚洲V欧洲V国产AV综合AV_亚洲v欧美日韩v国产v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