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 懷寧新聞網風采人物

林業“老兵”張華:“等打贏阻擊戰,我再去醫院復查”

  本網訊 黨員就是一面旗幟,在野生動物交易管控這個戰“疫”一線,始終能看到一個不辱使命,近乎“倔強”的黨員,他就是懷寧縣抗擊疫情戰場上的一位林業“老兵”——張華。

  2月5日上午一上班,月山林業中心站站長張華就和同事一道驅車趕往茶嶺鎮,與當地市場監督部門聯合對轄區內的農貿市場、餐飲企業進行監督檢查!爸饕遣榭从袥]有野生動物及其制品交易!睆埲A說。

  今年50歲的張華,畢業于四川林業學校,1992年8月參加工作,一直在基層林業站,是懷寧林業戰線上的一名“老兵”。2012年11月,張華調到緊鄰安慶市區、地處交通要道的月山鎮擔任林業中心站站長。

  2017年10月,張華查出患有重病,并在上海手術治療。后來身體一直處在恢復階段,醫生也再三囑咐要靜養休息,可他就是憑著一份責任心,硬是咬牙堅持在一線。

  站里人手緊缺,剛出院張華就拄著雙拐,忍著病痛堅持工作。按照醫囑,手術后五年內,張華每年都要做三次定期復查。今年2月份,已是張華去上海做定期檢查的時候,但為了疫情防控工作,他決定往后推一推!叭桃蝗,等打贏阻擊戰,我再去醫院復查!睆埲A說。

  大年初一晚上接到通知,初二一早月山林業中心站里的5名同志全員到崗,每天都輾轉在月山、茶嶺、石鏡、涼亭等地的集貿市場、山場、養殖基地。除了做好野生動物及其制品交易的防控工作,還要加強山場的巡查,查看有無野生動物疫情。

  月山、石鏡、洪鋪共有的黃梅山,黃墩、石鏡、秀山共有的獨秀山,茶嶺境內的七沖山、泥沖山,觀音湖濕地公園等都是張華和同事要巡查的地方。張華拖著連上下樓梯都會感到疼痛的身體,每天要在這些地方行走4公里左右。對于常人來說4公里也許不算多,但對張華來說卻是艱難,特別是連片的大山場!巴吹脜柡,就歇幾分鐘!睆埲A說。

  在當前防疫抗疫的關鍵時刻,人工繁育養殖單位的管控也成為重點管控對象。張華和站里的同事對轄區內的人工繁育單位堅持做到每天必到必查,簽訂停止交易承諾書,實行封閉隔離管理,實現“家禽家畜進不去、無關人員進不去、里面動物出不來”。

  張華對任何工作力爭做到最好。2018年3月,剛出院不久的張華在走訪貧困戶時得知,自己包保的對象程學友被一企業拖欠了8900元的工資。張華就拄著雙拐先后9次找企業負責人對接,最終在社保、司法部門協助下,為程學友追回了被拖欠的工資。

  榜樣的力量激發出防疫抗疫強勁動力,張華作為林業“老兵”也深深感染了整個林業系統。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“疫”中,縣林業局承擔野生動物疫情管控職責,按照“疫情防控期間,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行為”的總體部署,調動一切力量,開展全天候全覆蓋巡查管控。截至2月6日,已發放張貼各類宣傳資料5000份,走遍全縣近50萬畝山場、48個農村集貿市場、1100個飯店酒店。(記者 張文濤 通訊員 李青)

返回頂部 亚洲V欧洲V国产V综合V_亚洲V欧洲V国产AV综合AV_亚洲v欧美日韩v国产v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